木魚哥 > 言情小說 > 大文學家 > 第95章 機會
    其實這篇論文還只是關于“二律背反”的Pmao,算是王德孚的投石問路之作,提出一個新的基本的哲學概念。

    而當他看到這篇論文如此順利地刊載,自然要乘勝追擊,決定回去后就圍繞他新定義的哲學概念,繼續水論文、刷資歷。

    這就是他耽擱了已經做好大綱、人設的新的創作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時候,通俗的創作都要為他學術論文的創作讓路,前者對他來說其實算是一種娛樂活動,可以盡情地、任X地去書寫,后者就需要他用無比嚴謹的態度去寫了。

    因為王德孚的哲學論文,絕不是這個時代那種很玄學的東西,比如說他那位系主任曹旭平的《哲學與靈魂》,就非常扯淡。

    他的哲學論文是更加具有系統X、理論X、邏輯X的作品,它的嚴謹程度,甚至可以堪比科學領域的論文!

    王德孚的心很大,他是想推動整個哲學學科的發展,讓哲學這門學科,也變成像科學那樣規范的學科。

    這樣的學科才有資格去指點科學的發展,才能推動整個思想界的發展。

    這也意味著哲學這門學科從“玄學”變成真正的近代哲學,然后他還會將近代哲學變成現代哲學,這會是一個非常清晰的發展過程。

    可以說,接下來王德孚一個人就要G了康德、黑格爾、馬克思等哲學家們的活……以后他絕對會成為大哲學家、大思想家,妥妥的現代哲學之父。

    每次一想到自己可以代替這些哲人,在這個思想理論落后的平行世界,推動整個思想界的發展,王德孚都有一種心C澎湃的感覺,這種感覺實在令他著迷、愉悅,所以他寫起哲學論文來,G勁十足。
    王德孚確實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在他的筆下,哲學這門學科已經初步開始展現它應該有的樣子。

    王德孚哲學論文在《時代與思C》上發表的消息,很快就傳至整個東吳大學,讓不少同校的學生都覺得有些出乎意料,不過卻又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只因王德孚之前在校報《學桴》上的文章,已經讓他成為了在整個東吳大學乃至周邊院校都很有名的校園才子,現在這位才子在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,似乎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人顯然不知道《時代與思C》在哲學論文期刊中的地位,也不明白王德孚的哲學論文,跟那些談玄論道的扯淡哲學論文,有著本質的區別……

    只有那些確實在哲學上有些造詣的讀者,去品讀王德孚的論文,才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,但他的論文發表,到底真正意味著什么,這些讀者毫無疑問沒法預料到。

    在他們眼中,王德孚的作品,或許只是在湖中扔下一顆小石子,卻不知道,這顆小石子實際上是一顆巨大的隕石,總有一天會引發恐怖的海嘯!

    更多普通的學生,只會更加敬佩王德孚的學業成績確實優秀,只不過他那“nvX之友”的頭銜,實在讓男同學
儿歌足球